全椒财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回复: 0

增值税税率调低,商超供货商却抱怨连连,怎么了?

[复制链接]

1059

主题

1770

帖子

576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65
QQ
发表于 2019-4-13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增值税税率调低,商超供货商却抱怨连连,怎么了?原创 食评方 2019-04-12 16:04:58
“讲真,干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今日上午,一知名快消品上市企业的区域KA渠道负责人李昊(化名)向记者抱怨道。
记者半天没回过神来,细问之下,李昊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缘由。
喜大普奔的“降税”让供货商乐不起来
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海关总署三部门2019年3月21日联合发布的《关于深化增值税改革有关政策的公告》,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发生增值税应税销售行为或者进口货物,原适用16%税率的,税率调整为13%;原适用10%税率的,税率调整为9%。
这对作为供货商的李昊来说,这本是件喜大普奔的好事啊?为何还有如此大的抱怨呢?
原来,近日李昊相继收到罗森便利店、易初莲花、中国石化易捷、壳牌等多家大型超市的一则通知,大致意思也基本相同,即大型商超在系统里直接让供货商把供货价下调3%。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而李昊与上述商超渠道签订的均为年度合同,且供货价格均按照含税价执行,因此这则通知让其十分窝火。
无独有偶。收到同样通知的供应商远不止李昊一位。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也有上市企业和食品制造业企业收到了沃尔玛、华润万家的调价通知。在该报道中的企业主据此算了一笔账:以不含税为8.62元的某产品为例,减税之前,加上16%增值税,含税价就是10元;减税之后,加上13%增值税,含税价变为9.74元。而现在,上述大型连锁商超直接把之前10元的含税价降低2.6%,变成了9.74元。
显然,假如保持现有的10元供货价不调整,像李昊这样的供应商就享受·了3%的增值税下降红利。
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一家毛利率在45%的企业能够享受到增值税减税带来的红利有多大呢?
按照《中国经济周刊》的计算:降税前,45%×16%=7.2%;降税后,变为5.85%;再加上教育附加与城建附加税相应的减少,该企业利润率增加1.485%。全年营收30亿元,该企业有望增加净利润4455万元。
零售商的减税红包也不小。零售业平均毛利率约为25%,则上述10元含税价进货的产品,售价为12.5元,增值部分2.5元需缴纳增值税,下降3个百分点之后,就能享受0.75%的红利。
一家大型商超上市公司董事长曾公开表示,综合测算,降税能给其企业带来约1个百分点的新增净利润。若按50亿元的营收规模计算,那就是5000万元的净利润。
换而言之,在李昊看来这些原本属于自己的降税红利就这样被大型商超给拿走了,落在谁身上能乐得起来?这也就出现了本文一开始提到的一幕。
得罪不起的商超渠道
众所周知,快消品是个渠道为王的行业,得渠道者得天下,谁都怕失去渠道。
而在众多渠道中,商超渠道是最为强势的渠道之一,此次下调供货价也是其强势的体现。此外,某些大型超市和商场凭借对销售渠道的垄断地位,向供货商收取开户费、进场费、条码费、陈列费、返点费……等诸多“不合理费用”。曾经民盟厦门市委的一份政协提案显示,部分零售商的不合理收费竟然多达17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有媒体曾经报道过,食品行业常见的条码费要价,本土超市每个单品500至1000元,外资超市每个单品1000至1500元。据记者了解,在成都红旗连锁这种区域强势连锁超市,如果进入1000家门店,单品条码费将达到近30000元/年。
“更可气的是,卖场收了‘条码费’,还时不时地要收‘解码费’。”李昊告诉记者。即如果产品销售不好或送货不及时,卖场就把条码锁了,要想继续卖货必须交解码费。
而上述费用还仅仅只是供货商运作商超成本的一部分。
在快消品行业,商超渠道与经销商渠道的供货价格体系也是不同的。二者相比,商超渠道的供货价很多时候也更低。根据记者最新了解到的,以某高端方便面品牌为例,在经销商渠道,价格大约在53元/箱左右,而在商超渠道的供货价格仅为50元/箱左右。一箱货价差就在3元左右,对于毛利并不高的食饮行业经销商而言,这笔费用堪称巨款。即便如此,大型商超以此次降税为名,继续下调供货价,这一价差还将进一步拉大。
而这些还不包含供货商需要负责的配送、维护、商超庆典促销活动支持等。
想必,上述这些像李昊这样的供货商都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但在强势的商超渠道面前,这些供货商群体可谓是“敢怒不敢言”。
记者熟悉的一个经销商朋友就无数次的吐槽过:“现在经销商是弱势群体,哪个人都能捏一把。商超,特别是大点的商场,店大欺客嘛,就这样。”其中的辛酸和无奈想必也只有从事这行的人才能够体会。
经销商怎么办?
此次商超借降税下调供货价,让李昊这样的供货商而言可谓是怒火中烧。
对于此次降税,税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增值税是属于生产环节、销售环节产生的价外税,在各环节中依次转嫁,由销售方向购买方收取,最终由终端购买使用者承担。”
按照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的解释,税率下降了,就应该传导至下游,整个产业链上的销售价格就应该跟着下调,最终的零售价格也应随之下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但李昊给记者提供了商超现场价签,并明确表示超市并未对零售价格进行相应下调。这在李昊看来,通常超市在选择供应商时,就是在保障超市至少30%的毛利基础上确定的供货价。按常理,超市如果同步下调商品零售价自己也能理解,但现在自己的供货价下调,零售价依旧没变,这样一来,除了商超渠道,上游生产企业、下游的消费者都没能享受到降税带来的红利。
“降不降价,不存在谁是谁非的问题,也不存在谁攫取减税红利的问题,实质是利益的博弈。”冯俏彬说,国内当前的减税传导机制还不是很畅通,传导机制良好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大的争议。
李昊表示,一方面,作为大型快消品企业,终端价格不可能根据部分商超渠道的价格变动而调整;另一方面,针对降税带来的红利就这样被商超渠道拿走了,这对自己所在区域的营收和净利润都会产生直接的影响。
但上述税务部分负责人也表示,增值税税率下降,不一定能让所有环节的市场主体都能得利,在减税幅度既定的情况下,各相关市场主体具体的减税效果还要看每项业务所涉及货物(劳务、服务等)的供需关系、计价方式以及各方的议价能力。
而冯俏彬也认为,最终形成的结局,还是看供给弹性,看谈判能力。“要看在博弈过程中,谁更强势,谁的话语权更大。”
对于接下来,李昊表示摆在自己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以超市的现有价格一边供货一边谈判,好在目前只有20-30%商超下调了供货价,还有一定的谈判基础;二是因为自己原先与商超签订的合同约定了供货价在双方协商一致后方可调整,现在属于商超单方面调价,自己可以选择停止供货。但在李昊看来,按照目前下调的价格来看,自己要亏本,因此选择停止供货的可能性极大。
一位快消品行业的资深财务人事向记者表示,在与大型商超等强势渠道签订年度(长期)合同时,供应商最好按照不含税价格来执行。这样一来,不管税负多少,直接在不含税价格的基础上增加税点即可,也就可以避免上述矛盾发生。
但这种方式能不能被强势的商超方所接受,又成为另一个问题。新税率政策下,如果经销商和消费者都无法获得政策红利,却成为商超独享的禁脔,这是否违背了降税惠民、惠企的初衷?



 贻厥嘉猷,勉其祗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群主詹总强烈推荐 上一条 /2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